uu快3走勢:【口述紅色歷史】紅軍在鳳凰的四個小故事

來源: 全州宣傳 2019-02-28 16:58:48 我來說說 閱讀

  蔣應生房間住了位大官

  蔣泰宴,男,1925年出生,鳳凰鎮探鵬嶺村人,退休教師,他講述:

  探鵬嶺村曾過了兩次紅軍,一次是民國二十三年(1934年)7月,那是肖克的部隊,他是來打前站的,沒有在村裡住。一次是1934年冬的一天,一支紅軍從灌陽那邊過來,路過探鵬嶺村時,在村裡住了三天。

  蔣泰宴的祖父蔣茂林是當地的大地主,有700多公(500多畝)水田,還有連座的正五柱房屋一排,廂房、倉房、畜禽舍應有盡有,很富裕。蔣泰宴當時只有7歲,是過繼給舅父蔣應生(蔣茂林之子)為兒的。見紅軍來了,知道紅軍是打土豪的,全家都逃到村后的大岩里躲了起來。

  紅軍大多都住在村裡的老公堂里,蔣茂林家也住了一些紅軍。一個當大官的就住在蔣應生的房間里。在離蔣應生房間不遠的村口有一座廟,叫靈仙廟,緊臨湘江,這裏住着一支紅軍的小部隊,他們全都配有長、短兩支槍,像是警衛部隊。

  紅軍住了3天後就走了。蔣茂林一家回到家裡后,見家裡物品一樣都不缺,也沒有任何損傷。在蔣應生房間的方桌上,放着一個竹編的大斗帽,斗帽下還壓着一疊鈔票。村民告訴蔣應生,住他房間的是一位紅軍的大官,高高的個子,下巴上還有一顆痣。後來,有人說那是毛主席。

  村裡群眾7月份就見過紅軍,紅軍經過村子時,秋毫無犯,是為天下窮苦人打江山的,所以對紅軍很是親近。村裡還有廣東矮子(諱名)、蔣六三、蔣來生、蔣授理4位青年參加了紅軍。廣東矮子打遵義城時犧牲了,蔣來生去了一段時間就回來了,蔣六三後來在湖北安了家,新中國成立后,蔣六三曾回到老家要求遷回來居住,因他一家人口太多,村裡沒有同意。但其三個兒子每年清明節都回探鵬嶺老家祭祖。蔣授理跟隨紅軍轉戰南北,屢立戰功,得以成長,解放海南島時就任團長,后在雲南省昆明軍區以副軍級的職位離休,現已逝。

  紅軍為群眾講革命道理

  蔣壽生,男,1956年出生,鳳凰鎮探鵬嶺村人,他講述:

  紅軍在村裡住時,對村裡群眾秋毫無犯,十分友好,還幫群眾幹活,要了東西都要付錢。在村公堂大門口的坪寬里,聚集群眾,給群眾講革命道理,號召群眾團結起來打土豪,鬧革命,翻身做主人。還用繁體字在公堂兩邊的牆上寫了“打土豪,分田地!”等標語。後來,在維修公堂時將標語粉刷掉了。

  陡灘渡江

  唐熙,男,1957年出生,鳳凰鎮大坪村委唐家新村人,他講述:

  在紅軍渡江的地方有個古碼頭叫洛口碼頭,洛口碼頭就在壁子石山下,現在人們叫壁子石山為炮台邊,因老百姓當年聽到了那裡的槍炮聲最猛烈。壁子石山如牆壁一樣陡峭,是一座一夫把關萬夫難攻的險要之地,國民黨就守在這壁子石山上,企圖阻止紅軍渡江。這洛口碼頭是個古驛站,來往客船歇腳的地方,十分繁榮。這裏白天來往客商一級一級沿着石階路往上爬,如頂禮膜拜;夜晚,碼頭下停滿客船,燈亮如晝,真是“日里千人朝拜,夜間萬盞明燈。”紅軍便選擇從壁子石山以下一個叫陡灘的地方過河。

  渡江部隊是林彪指揮的,原選定過河的洛口碼頭因水深又急,架不了浮橋,又有重點把守,就選定離洛口古碼頭1里路左右的陡灘渡江。陡灘雖然江面寬,但水淺容易架浮橋。紅軍架浮橋時,唐家、一甲、龍井山、碼頭等村的群眾十分支持,群眾自發拆門板、樓板,砍竹子給紅軍架浮橋。

  紅軍渡江時,天空有國民黨的飛機在轟炸,江的西面有國民黨的機槍在掃射,只見紅軍前面的倒下了,後面的又衝上去,硬是冒着槍林彈雨衝過了湘江。但是,紅軍犧牲了太多太多。那真是血流成河,江水被鮮血染紅,江面江岸到處是屍體。當時當地有句俗話:“三年不飲湘江水,十年不吃湘江魚。”

  紅軍駐紮蔣家村

  蔣德廣,男,1935年出生,鳳凰鎮大坪村委蔣家村人講述:

  大坪村原來叫太平村,后因安和鎮也有個太平村就改為大坪村。

  1934年初冬,從灌陽來了一支紅軍部隊經過大坪村委蔣家村時,就在蔣家村扎駐了。紅軍幹部就住在蔣家公祠里,在那裡設了個指揮部,村裡到處住滿了紅軍。

  紅軍的伙房就設在公祠旁邊的廂房裡,在旁邊有口老井,紅軍就在那裡挑水吃。村民蔣先立(已故)經常幫紅軍挑水。紅軍對老百姓也很好,殺了村裡地主蔣蘇林的豬,還要分給老百姓每戶1.5斤左右的豬肉。真是軍民魚水情。

  紅軍在村裡寫了很多標語,向群眾宣傳紅軍是一支為窮人打天下的軍隊。老百姓也很支持紅軍的工作,紅軍要架浮橋,就拆樓板和門板,還把後山的竹子砍了給紅軍架浮橋。村裡有個叫六麻了的老人(已故)生前逢人就說:“我見了那麼多的兵,只有紅軍最好,不打人不罵人不搶東西,還要給老百姓肉吃,幫老百姓幹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