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快3网址:【口述紅色歷史】紅軍戰士在蕉江

來源: 全州宣傳 2019-02-26 17:06:05 我來說說 閱讀

  1934年10月,黨中央、毛澤東主席率領的紅一方面軍某部,從灌陽縣來到蕉江瑤族鄉大源村,在柑子浸村前的田裡露宿了一晚,第二天上午在吐紫塘村西的田裡集會,對戰士們進行了紀律教育,此後就往北朝安和至鳳凰的方向去了。紅軍紀律嚴明,不拿群眾一針一線,所到之處秋毫無犯,他們沿途還留下了一些標語,上書“打倒苛捐雜稅的國民黨!”“只有蘇維埃才能救中國!”等革命口號。

  紅軍戰士丁上修

  蕉江村委曉灣村劉干虎,男,1943年出生,退休教師,他講述:1934年秋,紅軍一支小分隊10來人,不知何因自鳳凰麻市經安和六合、青龍山來到文塘,在文塘村委雞屎田村,遭遇了內建鄉政府(國民黨偽政府,設今安和鎮頭所村)武裝的堵截。接偽縣政府指令后,內建鄉政府幹事廖顯俊帶着四、五個偽軍,趕到雞屎田村堵截紅軍,發生正面衝突,后因紅軍有10來人,偽軍不敢戀戰,放了頓亂槍就走了。

  但是,紅軍戰士彈盡糧絕,疲憊行軍,有多人受傷。紅軍戰士丁上修手臂中彈受傷,在雞屎田村與隊伍走散。丁上修便將紅軍衣服和槍支藏在山林里,化裝成乞丐一路乞討追趕紅軍。來到今蕉江瑤族鄉太白地村時,因失血過多昏倒在地,被當地村民救起。因紅軍大部隊過蕉江時,對當地百姓秋毫無犯,老百姓都認定紅軍是好人,所以,村裡群眾冒着殺頭的風險救下紅軍戰士。丁上修在太白地村住了一段時間,村民們怕國民黨兵追殺他,便把他轉移到比較偏僻的大路源村。

  大路源村古木參天,要穿過一個大岩洞才能進到村裡,外地人很少有人知道這洞后這片原始森林里還住着幾十戶人家。大路源村村民蔣友清本人無子,便收留了丁上修。新中國成立后,丁上修在大路源村分了田,入了戶。1950年,丁上修到離大路源村不遠的太極村一胡姓家裡做了上門女婿,也把姓名改成了胡澤丁。

  丁上修上門前,胡家男人去世,留下兩個兒子,名叫胡純禮、胡純俊,現仍健在。胡澤丁上門后,與其妻夏氏生有一兒一女,兒子3歲時因生吃白果中毒而亡,妻子也於1956年去世,那時女兒才2歲。

  胡純禮,男,1939年出生,丁上修繼兒講述:丁上修到胡家落戶后,熱心助人,誰家有困難都去幫,與當地村民關係十分融洽。1959年,思鄉心切的丁上修,求助當地鬼仔岩村的老師,通過地圖與老家江西省贛州市瑞金縣高為鄉取得了聯繫,當年冬,丁上修帶着女兒和其妻與前夫的小兒子胡純俊回到了江西老家定居。當初丁上修要帶大繼兒胡純禮回江西,年方20歲的胡純禮因是紅軍的後代被政府安排到柳州鐵務局桂北鐵路段工作。胡純禮上了兩年班,因從未讀書不識字不能勝任工作自願回到家裡務農。後來到該鄉的樓原村做了上門女婿,現育有4兒1女。

  1966年,丁上修因病去世,其繼兒胡純俊,已改名丁小生,每年都要帶著兒子丁桂全(取桂林全州之意)回到蕉江瑤族鄉樓原村看望胡純禮,且經常保持電話聯繫。1983年,胡純禮前去江西看望了弟妹,還去繼父墳地掃了墓,看到墓碑上還刻有“大兒胡純禮”字樣。

  2017年,丁上修的女兒丁元姑回到蕉江看望了大哥胡純禮,兄妹見面,悲喜交集,抱頭痛哭。

  共產裁縫

  安和文塘之戰,紅軍損失慘重。有12名被打散的紅軍戰士走到雞屎田村時,又遭到偽政府武裝的截擊。當時,因反動宣傳,老百姓懼怕紅軍,不敢接觸紅軍。偽政府武裝見紅軍就殺,失散的紅軍多是受了重傷,加上饑寒交迫,時時處處充滿危險。紅軍戰士吳XX再次失散,他走到蕉江瑤族鄉太白地村時,被當地好心的村民收留。蕉江瑤族鄉曉灣村村民蔣子和(已逝30多年)懂草醫,太白地村收留紅軍的村民與蔣子和是親戚,便將他送到蔣子和家療傷。傷好后,就給蔣子和做了兒子,改名蔣元清。蔣元清曾與樓原村喪夫的秦有姑結婚,不知何因,結婚不久秦有姑又另嫁他人。自此,蔣元清一直未娶。因有裁縫手藝,便以裁縫為生,村民都稱他為“共產裁縫”。1950年,蔣元清被選為大拱橋村農會主席。1962年回到了老家江西省。

  口述人:唐光富,男,黃泥橋村人,1942年出生,農民,鍾貴權繼兒

  責任編輯: 楊海萍 版式: 鄧鴿